三色幼儿园这件事情,写这个稿子,真的是特别艰难。

在这件事情出来后,我就已经出离愤怒了,立刻在微博发了系列的文章和评论,包括对孩子的心理层面的援助。

当时真相不明,我所发的稿子的标签先后被隐藏(大家注意看截图,##的标签是泛黑的,不显蓝色),我也迅速和知乎的相关专业人士组成了小组讨论,组织起来梳理整个事件的脉络,也咨询在 NGO领域的合作伙伴加入到「预防儿童暴力计划」的推进中。我们都在思考,我们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起来。

我们写过多少篇反性侵的文章,从知乎、微博、微信,真的是已经数不过来了。发生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的时候,我想,这大概已经是自己能承受的极限了,对孩子们来说,这得是多痛苦多不堪回首的经历。所以我在防范性侵的基础上,写了对孩子的心理建设,希望大家可以全社会一起去抵挡住这些伤害和肆虐。

可是……

我这两天的无力感非常多。我关注孩子的心理援助情况,但是大环境不更改,我的援助呼吁真的有帮助吗?我们做那么多,不是为了在现实中「苟且偷生」,不是为了在残酷中「苟延残喘」,只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值得被期待的环境,值得信赖的环境,难道,这点祈愿都是过分的吗?

「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会有魔爪集体、长期的将魔爪伸向我们纯洁无辜的孩子,伸向我们视若生命的孩子。

连亮堂堂的正规执照的幼儿园如果都存在如此的肮脏和黑暗,那么请问,我们这个社会,还有什么是不能被想象的?

昨天,朋友圈有一个留言让我唏嘘:

我们做父母的悲哀,大约是有时候不得不自我麻木,那个出事的幼儿园是农村的、是非公立的、是低端的、是个别的……但一起接一起的幼儿园事件,我们连自己都没办法骗自己了——

没有一个小孩绝对安全的。

“这一次,我们终于实现了人人平等的恐惧。”

何其悲哀,我们这样一群被逼到无奈的父母。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终于实现了人人平等的恐惧?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连孩子都保护不了的!

我知道我此时此刻说这些很敏感,但这两天,不仅是我,很多有影响力的大 V 都和我处在一样的境地里。这两天,发帖被删掉,视频审核不通过,文章根本发不了,一个大 V转发了一次相关贴后,被某些号说是「全因海外势力所造」。我们私下沟通,内心无比愤怒。

我的一个医生朋友说,「孩子太可怜了」

我今天的微信文章,几次执笔,几次落下,几次哽咽。我始终没有办法通过微信文章来表达我内心的愤怒和汹涌澎湃的悲伤,我心心念念的,还是孩子

我昨天给孩子洗完澡,做了一件事情。我给哥哥弟弟擦拭身体的时候,我问哥哥,「你平时在学校有人碰过你的屁股吗?」,哥哥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没有啊,没有人!」我突然感觉到深深的安心。

然后我去问弟弟,弟弟说,「有,J**总是碰我,碰我这里,这里!」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内心无比恐慌,然后不停地追问孩子细节,「你说 J**是谁啊,是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于语言能力还没有办法表述的太明白的弟弟来说,我最后通过假装游戏的方式,引导孩子说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担心才逐渐舒缓了下来:

原来弟弟班里,有一个叫 J**的孩子,总是希望去拍其他小朋友的屁股。其他孩子们都不喜欢,所以已经勇敢地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师了。

我和先生讨论了这件事情,内心特别悲伤。在人人自危的时候,一个儿童心理学上简单而且非常常规有效的假装游戏,竟然成了我们父母想要「寻求真相」的首要法宝。

可是,真的得如此才行。对于我们来说,虽然我们很想了解幼儿园的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往往小孩子思维阶段还不足以应对,也没有办法从一天很多事情中剥离出合适的答案更多的情况是,对于低龄、比如入托的孩子,语言表达不太好的孩子来说,这些问题他们根本说不清楚。

更惨淡的现实是,一旦有虐童、性侵等恶性事件,老师不会说,孩子更是不敢说。昨天的视频大家都看了吗?那句话真的让人毛骨悚然,也是我听过的最恶心的比喻:

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

一直能伸到你家里,

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能知道。」

一夜之间,真的是太讽刺了,望远镜的功能就这样子被这些虐童者重新定义,他们试图用望远镜掩盖所有肮脏的罪恶,我们却没有办法用望远镜看透这些龌鹾的内心。

我今天想写的文章,是关于假装游戏的。非常讽刺,我根本没想过我会在这样子的情绪、和恐慌中,和大家系统地科普如何在家里运用好假装游戏,让父母可以更好地知道孩子的状况。

当父母不在孩子身边的时候,我们如何可以更好地了解孩子在幼儿园、在家里和保姆、在早教班、在老家等等的状况,我想,没有任何时刻能比今天,我们更想了解孩子所发生的一切,在我们没有办法保护到的地方,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会尽可能保持住我的克制,和大家详细地谈一谈这个游戏如何在家里更好的运用,以便了解孩子的真实状况。朋友小土说,「努力不一定有用,但不努力一定没有用」。有时候我不知道到底星星之火能否燎原,但只要能有一丝地对孩子有的帮助,我不想放弃。

我们都绝不妥协。

假装游戏

发现孩子被围观猥亵性侵真相

这件事情为什么可以被爆出来,起因是因为一个妈妈妥善地运用了假装游戏,让孩子「说」出了实情。

老师把几个孩子抱进小黑屋,躺下做检查,来做检查的有爷爷医生和叔叔医生。被检查的小朋友都“光溜溜”,其他小朋友被安排在旁边观看。

她一开始问孩子“叔叔有没有穿衣服”,孩子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这位妈妈就通过角色扮演的形式,让爸爸扮演“叔叔医生”,孩子有了具体的指代对象,很详细地指导爸爸“把衣服脱掉”,“还不够,再把裤子也脱掉”。

接着,又让孩子扮演“叔叔医生”,学做检查的动作。

刚开始爆出了时候,视频总是消失,放了视频链接可能也看不了;而且又有消息说因为最初那批视频没有任何打码处理,相关家长因为被控制,虽然不知道是否确实如此,我想也尽可能多保护一下她吧,有心人整理出了视频的全部文字,如下:

我没有生病,为什么要打针?

3岁的童童回去跟妈妈说,她被打针了。

刚开始家长以为小孩子乱说,直到发现有针眼。

去问带班老师,老师说不清楚。

问孩子谁带去打针,回答说刘老师。

起初家长没有觉得是很严重的事情晚上问孩子,打针的时候有医生检查身体吗?

孩子回答说有。检查了几次? 2次。

谁检查的?“爷爷医生,叔叔医生。”

孩子躺下。比划了一下,家长脑子嗡了一下。

“后来叔叔医生也检查了。小朋友们光溜溜。”

家长觉得不对。问那叔叔昵?“叔叔也光溜溜。”

孩子只有3岁,为了防止表达误差。孩子妈妈让孩子演习了当时的情况:

假设现在爸爸就是叔叔医生,叔叔医生当时是怎样的?孩子让爸爸把衣服脱掉,孩子妈妈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孩子让爸爸把裤裤也脱掉,说叔叔医生当时就是这样的。

妈妈问你们当时在干什么?“检查身体呀。”

怎么检查身体? 3岁的小朋友学了一整套动作。

【此处省略很多字。】

家长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孩子妈妈问,给别的小朋友检查你在哪里。

“我在旁边。”

问孩子,你检查过几次身体? 2次。

上次是谁?

上次哭闹不要脱我衣服不要脱我衣服,老师说你滚出去!因为哭闹,第一次,3岁的童童躲过了一劫。

但是对于其它孩子来说,流程是,检查完身体,幼儿园妈妈会给穿衣服。

家长问是哪个妈妈?孩子回答“园长妈妈”。

以上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幼儿园里。

一个刘姓的老师把孩子带到一个小黑屋里。老师带着他们光着身子围观猥亵。最后由园长帮助孩子穿衣服。

重新穿戴整齐的孩子,被带到“黄大班”【音译】,之后,再由各班女老师把自己班孩子接走。

发现童童的针眼后,童童的妈妈去问别的家长。渐渐小小班的家长发现孩子都有针眼,且被吃了药片。

镜头里童童妈妈说,“我的孩子说被注射了药品,我想知道注射的是什么?”

如今,童童已经被爸爸妈妈接回家,没有再去红黄蓝幼儿园了。这个年仅3岁的小朋友每天晚上十点多会突然大喊“我没有生病,为什么要打针?”

学龄前的孩子表达能力有限,无法清晰表述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再加上老师的恐吓,使他们即便遭受了虐待,也很难用清晰的语言向家长描述自己遭受的苦难。跟孩子玩假装游戏,让孩子用置换角色、暂停现实的方法,能让孩子拥有一些主导权。

孩子可能并不知道那些动作意味着什么,通过语言也很难清晰表达,但通过肢体动作,仅单看这些描述,都足够让人毛骨悚然。妈妈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为什么假装游戏能生效,是因为孩子天生具备模仿的天性,整个社会环境就是孩子模仿的来源,这也是孩子的学习机制。孩子在一岁以后就能玩假装游戏,从假装喝水吃饭、到假装给喂娃娃,过家家等等。而且孩子们通常会一遍一遍地重演同一个情节,而这个情节与他们的经历紧密相关

无论是3秒钟剧情,还是自编自导自演的大片,从根本上都是基于他自己生活现实的模仿再现,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在表演真实的生活。

根本就难以想象,如果不是因为妈妈运用好了假装游戏,这件事情也许就根本不会爆起来,从相关判决文书来看,原来三色幼儿园2016年就有员工以犯虐待罪定案,但是竟然到了现在,还没有被得到正式的干预,真心让人寒心!

我真心呼吁,大家都真的要在家起码跟孩子做一次假装游戏,我们一起好好了解一下我们的孩子的状况啊!

情景化的方式

还原真实生活

我现在罗列的几个要点,已经不仅仅是关于孩子是否有被虐待或者受欺负了。我知道,此时此刻的大家,都跟我一样很想系统性的了解孩子的状况,孩子到底在学校里过的好不好,前段时间突然不想去上幼儿园了是因为什么原因,老师和孩子的相处的状况是怎么样的,同学之间的关系状态又是怎么样的?……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因此来激化什么矛盾,但是在现在监控设备基本上是一个盲点,幼儿园被爆出来的虐童事件一个接一个,了解孩子的生活状态,这难道不是我们作为父母的最基本的诉求和渴求吗?

假装游戏中运用的核心要点是情景化的方式,通过情景化我们可以搞清楚自己想要了解的,多数是由孩子扮演老师,而父母、家人来扮演学生,还可以让家里的小玩偶一起上阵玩。我们的暖场和开场白一般是:

「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这是我们的幼儿园,宝宝,你是老师,我是小朋友哦,我们现在来玩游戏吧。」

这几个生活场景,都是我们关心的,我把它罗列出来:

幼儿园生活日常情景(以吃饭为例)

如果我们想知道孩子是不是自己吃饭,同样是以自己是学生,孩子是老师的方式,我们可以说:「老师,你可以喂我吗?我不想自己吃饭。」

孩子也许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小朋友要自己吃饭。」这个回答其实是告诉我们答案:「哦!孩子在幼儿园是自己吃饭的!」

如果想知道孩子吃的情况怎么样,可以试着这样模仿孩子说话:

「老师,这个青菜我不想吃。」

「老师,我还想吃XX菜。」

「我不要吃米饭!」

……

是的,我们要做的是代入场景,引发孩子回忆的绳索,这里有可能是孩子班里其他同学的状态,也有可能是孩子自身经历的状况。我们要观察孩子怎么回答,从孩子反馈的言语里就能比较详细知道孩子在幼儿园生活的细节,而不是我们传统问题里的,「孩子你吃了吗?」「吃了/没吃」这么笼统。

师生相处情景(比如老师会不会罚站)

我们都知道,孩子是不会隐藏自己感情的,所以如果孩子真的喜欢一个老师,他就会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喜欢。我家哥哥很喜欢的一个老师叫 Lily,弟弟很喜欢的一个老师叫 Ana,他们于是就在假装游戏里把我的名字改成了「Liliana」,这便是孩子在运用假装游戏中自然的感情流露

我之前在推广假装游戏的时候,我闺蜜作为第一波亲身体验者,跟我分享了这个故事,我听完当时心情也是百感交集。

闺蜜很想了解孩子在幼儿园午休的时候过的好不好,于是运用这个假装游戏:

闺蜜指指玩偶,故意提醒孩子:「老师,要去睡觉了,这个小朋友还在玩玩具呢。

孩子马上大声说:「现在是睡觉的时间,玩玩具是不对的。

闺蜜马上说:「老师要给他罚站吗?

孩子摇头表示:「不是,不是罚站,是提醒。

闺蜜接着问:「那如何提醒这个小朋友呢?

孩子回答说:「如果他再不睡午觉,我就取消他的小红花啦!

在这里,闺蜜知道老师没有罚站孩子,而是用小红花作为奖惩的方式,在孩子有不良行为时,老师会取消小红花。在游戏的过程中,孩子们也会不自觉地表演出,他们心目中老师的样子。

在游戏时,闺蜜家孩子突然说:「你这个小朋友怎么这么不听话,今天的午点,你没有水果吃了。

闺蜜因为孩子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笑,结果孩子说:「有什么好笑的,现在是上课时间,不能说话不能笑。

这便是我闺蜜的亲身的分享。都说孩子是不会骗人的,孩子模仿出的老师的形象竟如此威严,真的也是让我们一阵唏嘘。后来闺蜜去跟老师认真地聊了一下,闺蜜很感谢从我这边了解到了这个游戏,现在闺蜜的孩子也大了一点,但是师生关系也得到了非常大的改善,也是因为这个游戏妥善的「紧密跟踪」。

同伴关系(比如交朋友)

上了幼儿园后,除了学校的日常生活和师生状态,孩子在学校会不会被欺负,有没有遭遇过霸凌等事情,也是我们非常担心的问题。我之前四年级长达一年的霸凌经历(“我也曾经被霸凌过,我也曾经害怕回忆”|别让我们的孩子也躲在被子里哭),从来都没有大人介入过,这件事情也一直让我介怀。

但是假装游戏可以,只要我们有心,想知道孩子是否有被霸凌的真相,我们不妨从和孩子「演」打架开始。

我们可以通过假装游戏,教会孩子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在假装游戏的环节里,大人扮演其他小朋友,比如排队时让孩子假装推自己,然后我们可以演给孩子看:立即躲开,保护自己,尽量不要摔倒,同时大声说,「你推倒我了!」

我们也同样可以通过这个游戏,看被推了的孩子是怎么样的表现,这个做法可以看清楚孩子到底处在怎么样的关系状态。最后,可以根据孩子的反应,演练不同的应对方案,比如是不是要告诉老师等等。孩子对这些话术和动作先熟悉起来,孩子真正需要的时候,才能够随机应变、临场发挥地表现出来,勇敢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要判断学校里到底有没有霸凌的事情,我们要让孩子逐渐熟悉这个演打架的流程后,让孩子去想一想「扮演一个你最想扮演的孩子」,如果一个孩子长期目睹,或者长期看见霸凌的现象,孩子一定会通过这个游戏表现出来的。因为,孩子,就是最真实生活的记录者

借助假装游戏,给孩子预习安全知识

在这次的幼儿园虐童事件里,让我心寒的除了望远镜的比喻之外,还包括「医生爷爷」、「医生叔叔」的游戏。什么叫做打着正经的旗号去做一些龌鹾的事情,真的是进一步洗了我们的三观。

性教育的文章,真的发了很多很多:

…………

也和女童保护组织开展过讲座呼吁社会防性侵。(链接:萌芽×女童保护 | 我们能为防性侵做些什么?听听这个讲座就知道了!

我想关注萌芽的妈妈们,对孩子的保护意识应该都已经加强,在假装游戏里,同样我们也是可以演练这些安全意识,帮孩子建立界限意识,就是要教孩子知道哪些是不可碰的。

在日常的亲子沟通中,一定要时时渗透,遭遇任何坏的触摸,都要及时告诉父母或者老师,不要替坏人保守秘密。让孩子知道什么是坏的触摸,防范被侵害。

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性侵事件中,那位妈妈也提到,因为脱孩子的衣服,孩子大喊大叫,可能「坏了叔叔的兴致」,被摔衣服说「滚出去」,从而躲过一劫。通过假装游戏,除了加强孩子的反抗意识之外,切记还要提醒孩子,「发生了这个事情,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一定要当场示范给孩子看,我们可以如何「告诉爸爸妈妈」。

当孩子不愿意玩假装游戏时

假装游戏很好,但是父母在运用的时候,一定要记住,不能操之过急

孩子在故事的情境里能感到安全,尤其是当孩子难以承受的时候,直接去讨论那些令孩子们困扰的问题,对他们来说非常艰难,所以这个时候,要记得赶紧换频道,先抚慰孩子的内心。

我开头说了我和孩子的例子。我听到弟弟说有人会碰他的屁股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内心真的是波涛汹涌地想要追问孩子各种细节。但是其实这样子是得不偿失的。所以我内心反复地安抚和平静自己,尝试去更好地帮助孩子缕清楚整个脉络,直到孩子在一个放松、轻松的氛围里吐露出真相。

是的,假装游戏实施的基础,在于放松的氛围。孩子只有在一个真实的状态,安心的氛围里才能更好地把事情还原。但即便如此,不是任何时候孩子都愿意跟我们玩假装游戏的。如果孩子不想进行角色扮演时,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通过讲故事的方法,来重新和孩子搭建起来桥梁。

同样举一个例子,这是我的粉丝妈妈亲身实践过的情景。当时她来找我的时候,特别焦虑,孩子一直都不肯去上幼儿园。我一开始和她讲解了如何用假装游戏,但是她发现,她的孩子拒绝和父母一起参与角色互换,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那可怎么办呢?所以我启发她用讲故事的方法去尝试沟通。

我将这个妈妈的分享梳理给大家参考:

因为孩子特别喜欢小象,所以在萌芽的指导下,我最终决定了用小象来作为角色代入,在睡前和孩子进行编小象上学的故事:

「从前呀,有一只快乐的小象,它每天都非常喜欢上学,可是有一天,它突然对妈妈说:‘妈妈,我再也不想去上学了。’妈妈说:‘我的宝贝,你怎么啦,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还没等朋友继续往下说,孩子就接着编下去了:

「小象说:‘因为学校一点也不好玩呀。’于是妈妈说:‘那我们今天就不去幼儿园了吧。’他们就在家里玩啊玩。玩得好开心,还吃了胡萝卜馅饼和土豆。」

孩子明显岔开了话题,但是因为我和萌芽之前有过沟通,事先学习到孩子有可能的排斥反应,这是因为孩子内心下意识的拒绝。所以我把故事的方向变了变:

「可是在家的时间太久了,小象突然无聊起来,闹着要去幼儿园。这时候,妈妈开了一辆飞行车,带着小象一下子就飞到了学校。」

孩子也顺着这个方向讲起来:

「他们一到学校,小猴子,小马,还有小兔子都围上来:‘哇,好厉害呀。’这时,小马对小象说:‘小象,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小象回答说:‘可以呀。对不起,那我们继续做好朋友吧。’」

当粉丝妈妈把这个故事复述给我,我说,我们都知道大致原因了吧。让孩子不开心的原因,不想去幼儿园的原因,原来是和自己的朋友闹矛盾了。最后粉丝妈妈带着孩子到了幼儿园,找到了那个小朋友后,孩子们修复了感情关系,孩子又重新接受入园了。

这篇文章,从三色幼儿园事情爆发后开始码字,原始草稿已经写了1万5000多字删了一个早上,现在发现还是超过了7000字。很多话想和大家说,但感觉怎么说也说不完。

搭档也一起在帮我找相关的资料和线索,因为真相不明,很多东西根本真真假假、看不清楚,道不明,与其意气用事、以讹传讹,我们选择了更严谨地跟进和查找资料。

我们一直忙活到晚上,看到新华社出通稿了。携程的事情没有惊动上层,但是三色幼儿园的事情出了一个通稿。长期在新闻媒体接触的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好的信号,最起码,不管是真是假,会以正式介入、立案追责的方式推动下去。